文化首頁 > 警界 > 文化
我的老父親
2019-06-19 16:03 | 來源: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 作者:李春霞

 

父親和共和國同歲,是個獨子,從小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用媽媽的話說,三個大人掙工分養活他一個小孩,是沒受過啥磨難的人。但隨著我們兄妹四個的出生,父親一生的勞苦就開始了。
小時候,經常會看到父親和母親扛著二百斤重的麻袋沿著兩三層樓高的梯子上上下下收曬糧食,那一步一個艱辛、一步一臉的汗水,著實讓我刻骨銘心。每次奶奶會安排我在早讀回家吃飯時給父母再送點甜湯,這個時候的父親和母親已經干了兩個多小時活兒,甜湯送去又抵饑又抵渴,可以給他們補充點能量。
參加工作,離開了父母。其實也就是從鄉下老家到市區三十多公里的路程,現在有車真的不算什么。但那時父親來看我一次就得騎上兩個多小時的自行車。為了減少父親來回跑的辛苦,每到周末我都會向單位領導請假,即便每次請假會扣掉不少工資,但我仍一如既往。因為,我若不回去就會使父親辛苦幾個小時的騎行。記得有一次,當我七點半到了三八崗時,父親已早早在崗亭上等著了。問起緣由,父親說奶奶晚上夢見我生病了,不放心,讓他跑來看看。其實,我知道自己那次是快三周沒有回去了。
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父親對我說,談對象關鍵看人品,要好好相處,好好過日子,要相伴一輩子。三里五村,低頭不見抬頭見哩,別讓人臉上掛不住。幾句短短的話,我深深讀出了其中的分量。2004年,一生中我最親的奶奶病逝,當時懷著兒子,因為過度傷心使得在懷孕后期沒有調整好胎位,當我需要做剖腹臨進手術室的那一刻,父親俯在我的耳朵邊說了一句,很小的一個手術,思想別有壓力。我兩眼含淚點了點頭。
2015年患病到現在,東奔西跑三年多的就醫時間里,每當我遇到心里的梗時,父親總會在第一時間打來電話,或許是父女連心,父親始終陪伴在我的身邊,并一天一個電話從未間斷,每次也不外乎“吃藥了嗎,這兩天怎樣,別著急,慢慢來,鍛煉了嗎,不要太勞累”這幾句話。今年4月份父親做了膽結石切除手術,姊妹幾個不愿讓他再勞累,他也為了不讓我擔心他的身體,每次在電話里都會主動說和母親一起去哪去哪轉悠了,其實他每天都不消停,一直在做事,就連兒子現在每聽到我和父親打電話就說,外公又騙人哩,又去干活了吧。
父親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一輩子沒做過驚天動地的大事,但他身上始終有人性最閃亮的東西——善良和勤勞。父之美德,兒之遺產。我想,我也只有做好善良之本性,這將是對父親最深的愛吧。
(作者單位:濟源市公安局)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