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首頁 > 警事 > 故事
母親的愛 一生相伴
2019-06-12 08:36 | 來源: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 作者:俎建業
    這世上有一種人,她們美麗、無私、辛勞,她們是那個用堅實的臂彎為我們撐起一片藍天的人,她們是那個不畏辛苦為我們遮擋風雨的人,她們就是母親。   作為一名人民警察的母親,除了常人母親對兒女的牽掛之外,還多了一份寬容和諒解,更多了一種對安全的期盼,而作為一名人民警察,受職責所在和工作性質的限制,在履行兒女義務方面,往往是力不從心。也許,真的也許,我們對母親的虧欠太多太多。在母親節之際,讓我們向所有警察的媽媽,致敬!道一聲:媽媽,您辛苦了!      警察母親和那枚獎章     剛入警的第二年,我獲得了從警以來的第一個三等功。那是1999年,我被抽調到中央電視臺工作,其間對濮陽市公安系統的重點工作在中央電視臺和人民公安報分別以專題和頭版刊發。獎章發給我后,我迫不及待地帶回了百里之外的老家。回到家已是晚上,母親拿著獎章擦了又擦,生怕弄臟了,專門用父親的眼鏡布包了起來,放到了自己的枕頭底下。   等我一覺醒來,天已大亮。我看見母親正在沙發上拿著一件衣服小心翼翼地擺弄著。走近一看,原來她手里捧著我的獎章,腿上放著一件嶄新的呢子大衣,正對著大衣的左胸部比畫呢,我吃了一驚。呢子大衣在當時是最貴的最有檔次的衣服。這是誰的呢?   母親看了我一眼,笑了:“小五,你得了這個獎章,我跟你爹合計了一下,這是黨給咱的榮譽,我把豬賣了,買了這件衣服。你不穿警服時獎章就佩在這件衣服上,咱不能給黨丟臉!”我的淚瞬間流了下來。“咱不能給黨丟臉!”母親的這句話始終影響著我,激勵著我。   2000年,我被授予優秀人民警察稱號,2001年,我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隨后的工作中,拼搏努力的我又獲得多個三等功、嘉獎。耳邊一直不能忘記的是母親的那句話:“咱不能給黨丟臉!”再后來,我通過手中的筆,宣傳推樹了一個又一個先進典型,有的成了公安部二級英模,有的成了全國特級優秀人民警察……每次我在現場凝視著頒獎舞臺時,我都在想,“總算沒給黨丟臉!”   午夜夢回時,我更多地想到母親擦試獎章時的那份凝重、那份神圣。已過不惑之年的我由此靈魂一次次地受到了洗禮。我想,這應該是娘親用自己特有的方式賜給自己兒子的那份初心。   “我的娘,兒子永遠愛您!”   “親愛的黨,警察兒子永遠不會給你丟臉!”(武德龍)         長大后我就成了你   “有媽的孩子像個寶……”工作后,離開家,與媽媽生活在兩個城市,一個小時車程,很近,卻也很遠。入警兩年,我漸漸適應工作后獨自生活,徹頭徹尾地離開了他們,卻變成一個漂泊無依的雜草。   我的媽媽是一位出入境民警,連續多年榮獲“三八紅旗手”稱號。曾經的我總不能理解,在她的生活中,有什么比我重要的?當我進入警營后,我開始懂得:警情就是命令。   從小在媽媽的嚴厲管教下,總覺得性格在一些時候會變得十分乖戾,在工作之后,真正意義上被媽媽當成大人來看待,坐下來靜靜聊天,對媽媽當年把工作當成生活這種行為也漸漸釋懷。工作使然,責任壓在頭上,根本無暇去顧及其他,包括家庭。   時間在無聲中流逝,記憶也日漸模糊。看到老媽發的朋友圈,“父母未必都望子成龍,但每個人都希望孩子有一天能變成一個成熟獨立的大人,能過上自己喜歡的生活。可是真正的自由,都很貴。”     警校畢業后,我通過招警考試進入警隊。初入警營,總有些想家,媽媽告訴我:選擇沒有對錯,既然選擇便只能堅持,走下去總是對的。有了媽媽的領路,我的工作也漸入佳境。   媽媽即將面臨退休,開始從一線崗位上退了下來,有了空閑時間,閑時總找我聊天,可我們的生活好像陷入了一個無限惡性循環的僵局,我曾經總想,對待家庭一定不能像媽媽那樣,然而事與愿違,我也投入到了頻繁的加班、備勤中。2019年過完年以來,隨著兩會的召開,我已經連續三個月沒在家好好待過,工作后的我甚至沒有為父母做過一頓飯。媽媽的生日在3月,是周三,而我卻因為上班不能回家。周末偶爾在家,總想做一個“大兒童”,在媽媽懷里撒撒嬌。然而,當我周末放假回到家中,值班的媽媽依然不能在家陪我。   離開父母,心卻在流浪,無處安放。每次擁抱媽媽的時候,多希望時間能停止。今天我想對媽媽大聲說一聲:媽,我愛你。(鮑可)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你養我長大,我陪你變老,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但是自古忠孝難兩全,既然選擇了警察這個職業,注定無法做到隨時照顧家庭、陪伴父母。   自從踏入警營,陪伴不斷銳減。雷打不動的值班備勤,接踵而至的巡邏設卡,交叉疊加的安保節點,不僅透支了身體健康,更擠壓了親情時間。看似很簡單就能完成的吃一頓團圓飯,嘮一會家常,對于警察家庭來說,都是特別奢侈的事情。   靜下心來想想,自己陪伴母親的時間真的不多。有時候一個星期都不一定能見一次面,更何況由于工作上的疲憊和煩躁,有時還會把情緒搞得很糟,并把這種垃圾情緒傳遞給母親。每到這個時候,母親就會規勸我兩句。因為她太了解我了,不說不行,無法釋懷;說多不行,增加煩躁;就說兩句,點到為止。不得不說,母親真的把準了我的脈,善于調整和舒緩我的焦慮和不安。   設身處地地為母親想一想,母親這輩子確實很辛苦。我未成年時,一直悉心照顧我;等我娶妻生子后,她又開始拉扯孫子;好不容易孫子上學后,母親又得照顧身體不好的姥姥。母親經常自我調侃道:我這輩子就是忙碌的命,啥時候能讓我享享福呢?   近期的值班任務日趨繁忙,原先調休時還會陪著母親買買菜、散散步……而現在值完班回到家只想倒頭就睡。等真的空閑下來,還要處理一些日常的雜事,陪伴母親的時間少之又少。   我可能無法像母親那樣無私和偉大,但我會努力學著像母親一樣去陪伴。寸草春暉,反哺跪乳,每天都應該是母親節。(孫迎健)         老媽的“念念碎”     以前一直認為家風是一個很嚴肅的話題,在飽嘗了人生的滄海桑田之后,才明白它其實就在日常生活中,在不經意間,已經潛移默化著你我他,也許是母親日常“念念碎”中那些簡單樸實的話,也許是生活中時常發生再平凡不過的事情。   已經七十多歲的母親常對我們姐弟說:做人,要學會感激。   家里有一臺老式縫紉機,可母親還是像寶貝一樣保存著,每次拿它縫衣服時,就說:“這還是你大舅參加工作時,知道我喜歡做衣服,就用他好幾個月工資買的,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母親每次說這些時,眼睛都是濕潤的。記得老舅在時,我們會經常陪著母親去看他,后來大舅走了,也帶走了母親的思念。   后來我入了警,母親就經常告訴我,要對得起這身警服。剛上班的第二年,有一次,我出警差點被人打,母親安慰我說:孩子,穿著警服就要當好警察。就這樣,在母親的鼓勵和支持下,十年派出所的工作我干得有聲有色,還立了功,獲了獎。后來調到了機關,母親更是教育我:孩子,當了干部,可要守住老理兒,可不能讓別人戳咱脊梁骨。有時工作忙起來,母親就幫我帶孩子,我才能安心地背著照相機、攝像機,拿著筆,敲著鍵盤,筆耕不輟,為戰友們搖旗吶喊,加油助威。   每天下班回家,看著一桌熱氣騰騰的飯菜和在廚房中忙碌的母親,我怎能不心存感激,說一聲:媽媽,謝謝,您辛苦了。   (楊曉君)         媽媽是我的榜樣         不知不覺中,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到了,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就會特別想念遠在家鄉的母親,心里也有許多話想說給她聽。   我的母親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在家中我是老小,也許正是這個緣故,母親也格外疼我,我與她的關系也自然更為親密。自打記事起,母親給我留下的印象就十分忙碌,她經常白天在田間忙碌農活,晚上回到家里還要搶著時間做各種家務,直到深夜時分。從小到大,無論做人做事,母親總是給人留下勤勤懇懇、心底無私的印象,我也暗暗把母親作為自己學習的榜樣,立志將來也做一個像她一樣勤勞的人。   2011年年底,從警校畢業后,我懷揣著兒時“警察夢”經過不懈努力,一路過關斬將,正式成為一名民警。雖然之前通過文學作品和影視劇對警察這一職業有所了解,但當我真正面對這個職業時,現實工作中的忙碌還是讓我措手不及。尤其是剛剛從事刑事技術工作時,每隔幾天值夜班時都要出勤,雖然也有同事一起,但對于從小就膽小的我來說,還是一時難以適應。每到此時,我總喜歡給遠在老家的母親打電話訴說工作的辛苦,母親總是一邊寬慰我一邊陪我說話聊天。多年之后,我在和母親的聊天中得知,在那段時間里,因為母親一直放心不下我,每次到我值夜班,她都會因為擔心而無法入睡。事后,每想起此事,我都會懊悔不已,真不知道白天在田間忙碌了一天的母親是怎樣在勞累和擔心中度過漫漫長夜的。   從事公安工作八年多來,因為工作的特殊性,我無法時刻陪伴在母親身邊,母親卻從來沒有絲毫怨言,反而經常鼓勵我要努力工作,不讓我為家里的事操心。在母親眼里,我一直是她的驕傲。在她樸實善良的觀念里,女兒能夠為百姓懲兇除惡、匡扶正義和救危扶困,就是對她最大的回報。   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我也越來越能夠體會到母親那博大而無私的愛。   由于工作過于忙碌,我與母親也總是聚少離多,因為家在外地,母親總是經常給我打電話詢問工作和生活情況,有時還會坐車從外地趕來看我,并從百里之外大包小包地給我帶來最愛吃的家鄉特產。   母親的愛,濃深意切,就像月光,不管多遠,都會無聲地灑在身上。正因為有了母親默默的付出和支持,身為民警的我才有精力做到堅守奮戰在一線。這個母親節,我依然無法回家看望母親,但這卻絲毫沒有影響我對母親的愛,在又一個母親節即將來臨之際,我想大聲地對遠在家鄉的母親說一聲:“媽媽!我愛你!”   (李艷)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结果